跟著人的生活方式和語言,稍有空隙就陷入漩渦,原來無意識地融入來掩蓋自我,根本無從令人好過。不自知是甚麼。

想說很久,是關於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


Originally posted on JupYeah 執嘢:

All rights reserved ® JUPYEAH

All rights reserved ® JUPYEAH

想說很久,是關於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但將其定性為一個「發展」計劃其實亦不盡恰當。如果發展的定義是為了進步、為了將來福祉的話,那就更加是風馬牛不相及。就當是瀾漫地相信大興木土是如官網所指為了「促進香港繁榮經濟」、「應付長遠的房屋需求及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構思出此話者絕對是目光短淺、思想狹窄到不稱職的地步。

問過高度關注議題的朋友,也看了張超雄議員叫人拍案叫絕的肺腑之言,也讀盡發展局那堆明顯著理曲辭窮的所謂解釋。

我想說:朋友們,我們要反對新界東北的理據還有很多﹗

梁振英在記者前言之鑿鑿地說:以前沒有少眾居民犧牲,哪來新市鎮。為了全體人民的利益著想,而要犧牲少數群組,這是本utilitarianism (效益主義)而提出的理據。簡單而言,就是在決策時以爭取 the greatest happiness 為道德依據。只要為大多數人帶來益處的,少數人就得需犧牲。這個道德解說是由英國哲學家兼法律改革家 Jeremy Bentham 提出。他的理論很簡單:道德的原則就是建立最大的快樂,也即是「the overall balance of pleasure over pain」。效益主義是一個很普遍及影響甚廣的哲學思想,所以政府的表明原則正正就是從效益主義引伸而來。

然而這個單純的概念是源自一個生於 1748 年的學者口中,現代文明加上思想和知識的變化,根本已經容下去這樣只顧快樂的道德尺度。Michael J. Sandel 名著《Justice》就對效益主義提出了兩個反對論點,第一個很簡單,就是效益主義沒有尊重個人權利,而這也是文明社會堅守的核心價值。在那個象徵「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雕像面前,香港受堅信守人權的高尚道德標準所規範。為了完成新市鎮大業而剝削一眾村民多年以來的安居,根本就是一個違反所有人均有個人權利的原則。

相反,提倡權利和義務的 deontology(道義論)更加切合主流文明社會的道德規範。社會賦予我們權利去安居樂業時,我們也有義務基於考慮別人安居樂業的權利而規範我們自己的行為,所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與這個西方哲學理論是相符的﹗講到權利,國際公認的道德規條是,人人都有權有尊嚴地生活,住屋權也是涵蓋其中。《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一條第一段指出:「締約各國承認人人有權為他自己和家庭獲得相當的生活水準,包括足夠的食物、衣著和住房,並能不斷改進生活條件。」為了所謂興建更多的房屋(當然眾所周知的是豪宅居多),「將別人生活了幾十年的安樂窩變成我們明日的花槽」,係人都知道是說不通、講不過啦﹗

那些急急等著收地發財的近視窩囊,當然會講:香港樓價高,唔通其他人的住屋需要就唔使理咩?如果單講村民的權利不夠理據,不如就講我們的權利。我們所有人都應該有權利去享有本地農業,以支持我們日益增加的糧食需要、應付全球氣候暖化所引致、勢必出現的糧食危機。我們有權去保留城市賴以為生的自然綠肺,擁有更好的發展。我們有權去由香港人享用屬於我們的土地,而不是讓土豪和內地人侵佔我們碩果僅存的空間。雖然法律沒有這樣的標準,但我深信大自然應該有與生俱來的權利和價值,而我們貞有權去享有一個健康的生活環境,拒絕進一步因為改變土地用途而惡化氣候變化的問題(除了燃煤之外,改變土地用途是釋放溫室氣體的最大元兇之一)。有義務去保障我們這些權利的,不只是被矮化為少眾的廣大關心東北問題的市民,就連荷包受惠於這個法治社會、養尊處優者都有義務去保護我們的這些權利。

即使從政府的效益主義理據出發,the good 先於 the right,發展新界東北又是不是真的帶來 the greatest happiness?講豪宅和公屋的比率,理據歸於哪一邊,昭然吧。從長遠一點的角度來看,單純為了興建房屋和商貿區而大興土木,完全不符合可持續發展的原則。雖然可持續發展的定義是從來都沒有一個統一的說話,但主要的共通點都是 1. 在滿足現代人需要的同時,亦不可以犧牲後代滿足其需要的能力;2. 可持續發展是追求在社會、經濟和環境上達至平衡的。如何在三方面達至平衡,要爭論都要講幾年,但是我們在取捨的過程中都應該盡量貼近 Strong Sustainability 的大原則,例如趨向發展本土農產業(以減少運送過程中排放更多溫室氣體、減低受糧食出口國因天災而農產失守而影響)、經濟和文化產業多樣化(以消費為主導的經濟體系引致太多環境及社會問題,加上要以更有效率地運用資源的方式發展經濟,所以個人認為認為發展方向絕對不是要興建更多商場﹗)、盡量減少耗用資源(低於資源可復元的程度)。

現在香港的發展趨勢會導致甚麼後果?我只是聯想起Jared Diamond 的《Collapse: How Societies Choose to Succeed and Fail》。該著作分析了歷史上多個文明末落背後的原因。簡而言之,它們當中很多沒有平衡發展和環境,最終被生態災難所淹沒。他指出,很多這些文明只顧不斷的發展,爭取更多的金錢和權勢,越過巔峰之後,它們開始崩潰。當國際社會開始發展綠色經濟,發掘更創新的方法解決對環境的影響時,我們還只顧興建更多不是給人住的豪宅、「謀住」改變郊區土地的用途時、仍然以為消費經濟是王道是,我們會不會像這些文明一樣,終於面對生態災難時無法自救?糧食危機是國際公認存在的問題,而我們仍然為了政治和經濟因素時只顧進口食品,完全忽視發展本地農業的價值時,我們到底對不對得住跟不上食物價格急升者和我們的後代?

蟻民聲音無力,首輪撥款已經通過,但希望各位要從長遠著想,繼續為未來抗爭﹗

View original

WE World: Lagos, the African Way of Civilisation


Originally posted on WestEast Magazine:

Lagos, October 2011

After two years in and out of the third largest city in the world, Rem Koolhaas called the Nigerian wen something ‘at the forefront of a globalising modernity’: “Lagos is not catching up with us. Rather, we may be catching up with Lagos.” Constantly on its insane evolution hoping to strike off the notorious reputation as one of the least liveable city, Lagos itself is a soiled, earthly dream chaser; and Ren Wan witnessed from it Civilisation in the African Way. 

View original 1,894 more words

我的共享生活


Originally posted on JupYeah 執嘢:

Landscape

2011 年初,我終於得到主編首肯讓我寫一個因為 TED Talk 而很有興趣的主題: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當時 Rachel Botsman 這個名字在香港還是鮮有所聞,然而其倡議已在國際間聲名大噪。因為一個 TED Talk,我找到越來越多的資料,越看越覺得當時還識講退休而不識講氣候的愚蠢簡直是到了可憐的地步,帶著夾雜編採疲勞和憤慨,我寫了充滿個人情緒的一篇專題,開首是:

舊時那句獨食難肥是對的。在物質泛濫的年代佔有的權利不再意味著豐足。受宏大的製造業所籠罩的都市生活當環境危機急在眉睫我們不得不反思盲目購買新品的習慣是否仍合時宜。擁抱關顧彼此之心與人分享生活的豐碩也許才可暖化都市生活的冷漠讓我們重拾分享這原始美好本性。

在 2011 年的國際共享經濟己經成形,Rachel Botsman 已經出書《What’s Mine is Yours》,理念很簡單:你用我的,我用你的,你我都可以減少消費,同時有利於自己的「經濟」,減少製造更有利於環境,就係咁簡單。她在書中提出了一個很重要的概念「閒置的力量」(idling capacity),也即是沒有被充分利用的空間、技能、時間和物件的社會和經濟價值。即是你既可以運用自己閒置的力量去服務別人,而你又可以從別人閒置的力量中避免消費。「用得唔好蹝」這個上一代傳下來的概念不再只是美德,是促進社會、經濟和環境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思維。

要講 sharing economy 真係有排講,而我就是寫了 22 頁的 collaborative consumption 之後,深感空談理想國又有何用。到了當年的年尾,JupYeah 誕生成為那篇專題的實踐和延續。

當時搞 JupYeah 的理念也是很簡單:你執我的舊物,我執你的舊物,大家減少消費慳錢減廢。一個正確的行為本身就應該是這樣簡單,但簡單並非代表其意義毫不廣博。試想像一下,如果人人都好好為社會獻出他們的 idling capacity,人人都可以減少消費慳錢減廢,這個城市未必會即刻變成理想國,但絕對向可持續發展的理想境地行了一步。

三年過去,共享文化在香港遍地開花。時至今日,共享不再只是想像一下,而是可以真正付諸實行,而我的實踐就是這樣:

JupYeah  當然,不認識我們而以為我們別有用心的陌生人未必知道。JupYeah Pop-up Swap 同 Jupyeah.com 都是根據我們想有的換物方式而建設的。任何實用的物品,如果你不需要就可以提供,讓平台內的其他有需要人取之,而你亦可以從這個平台取得所需。這當然是我用得最多的共享平台。我平時有不再需要的舊物,都會放上去 JupYeah.com 與人分享,而且我亦開始嘗試從網站換取我需要的日用品。廚具、個人用品、書、文具、袋和衣物我都執過。如果你有物品想要,真係不妨睇下網站有冇。我們未做到包羅萬有,但久不久都會見到很多實用品,包括傢俬﹗

我用左方的,換來右方的

我用左方的,換來右方的

Carshare.hk  既然香港地少車多,何必買養多一架車來滿足自己做車主的虛榮?我和男友偶爾大時大節都會租車。自從 CarShare.hk 誕生後,我們基本上只會在這裡租別人的座駕。出租別人空置的座駕就是充用利用 idling capacity 的方式,這樣也划算得多,也可以為其他人帶來額外收入嘛。右圖就是我們租來帶愛犬上山頂的車。
Screen Shot 2014-06-03 at 1.20.19 am
Airbnb  除非別無他選,否則外遊時一定會租別人的單位。其一是因為租金相宜得多,但空間又闊敞好多,尤其在公幹時非常合適。其二是可以體驗當地的生活環境。其三就是用得唔好蹝,何必下下入住點都造成很多浪費的酒店呢?上圖就是我在哥本哈根工作時租住的單位。
………
這些都是很簡單的工作,但對於支持小本經營力量,互惠互利有很大的用處。最重要的是,這才是真正可持續的生活方式。所以呢,請支持共享文化,而第一步就是你要願意與人分享。

View original

Food for a dumb vegetarian – lazy budget stew


WP_20140526_18_35_18_Pro20140526183920

After my Stockholm getaway endless work and appointments immediately tense me up. It is time like this when I have absolutely no idea what to cook but eating out while having a nutritional meal can be very costly. So this evening I just put everything I have inside and outside the fridge for this vegetable stew. There are beetroots, cherry tomatoes, biryani rice, tomato and basil paste, red lentils, quinoa, cabbage, raw salt and some peppers. To my surprise – yumm!

 

Enhanced by Zemanta

Stockholm again


Completely unexpected was this trip that brought me back to Stockholm again – and to make it more memorable, it’s my first time meeting some great folks I have been working with for 8+ years – actually it is the first company that offered me such opportunities when I was still in the uni. It feels great that cultures, backgrounds and ages (given the Hong Kong team has the youngest members) never differentiated us. It was so much fun to have both business and laughter together. In the end we joked that now this company has our forever loyalty. I am lucky and bless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