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客户端下载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学不可以已”的三个好学者

“学不可以已”的三个好学者

时间:2017-11-14 作者:未详 点击:

  在讲述身边这三个好学者时,鄢烈山无限深情地赞道:“我最敬佩的好学者,出身贫贱,他们身世坎坷,却不坠青云之志,向学之心如野火烧不尽的原上草,如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崖下花,通过求学,改变了自身和家人的命运,也为社会作出了贡献。”在他看来,这种真正的好学者比圣贤更令人敬佩和值得学习。
  
  作家鄢烈山讲到过三位好学者:他的同学薛合仑、云南的罗崇敏和福建的陈朝东,这三位好学者均被他赞誉为“我最敬佩的好学者”;听了他们的好学故事和人生经历,确实令人敬佩不已。
  
  薛合仑是鄢烈山上北师大中文系时的同班同学,他只念过两年初中课程,能够考上北师大并非依赖天分,而是“不认命而向学的心劲”。薛合仑在上大学前一直是挖煤工,每天下井爬井,非常辛苦,也非常危险,不知道哪一天所看到的太阳是最后一日的光辉,如此身累心惧,让许多人过一天庆幸一天,但他决不甘心一生屈居井底,被人遗忘,他将学习当做改变命运的最大力量,忙里偷闲、废寝忘食、坚持不懈地苦读,知识终于让他拨云见日,他如愿考上大学,毕业后到师范学校工作,年过三十又开始由“文”至“理”,研究化工,竟有了强力粘合剂等发明专利。
  
  媒体在报道罗崇敏时用了一个悬念句式“30岁念初中”,原来他15岁下乡做知青,在贫困的山村当农民、代课教师、生产队会计,干得最长的是赤脚医生,后来当操作工,工厂倒闭后,被分配到江川一中做炊事员兼刻蜡板搞缮写,“见什么就学什么”。开始这段自学时他30岁,因此有“30岁念初中”一说。不论干什么,好学精神都一直激励和支撑着罗崇敏,更让他一个接一个台阶登临了人生的每一座峰顶。从江川一中的代课教师到玉溪地委党校大专班的苦读生,再到经济学博士,好学早已成为改不掉的习惯,刻骨铭心,融入血脉,越发让一个人精神焕发,春华秋实。在好学的罗崇敏面前,鄢烈山不由感慨道:“与他相比,我再也不好意思对人叹息被‘文革’谋杀了10年,年过三十才大学毕业。”
  
  陈朝东是福建企业家,更叫鄢烈山“称奇”。陈朝东原本是乡下的穷小子,少年时代是“少年艰苦一十八,人祸天灾难躲它。理想单求有书读,幸福只望吃锅巴”。15岁,他到农场做学徒和农工,随后做赤脚医生,接下来做农场干部,后被诬陷竟遭受了4年半的屈辱审查,在“心伤透,怨填胸”的日子里,他依然不放弃学习,不停止人生的追求,“兴我中华,脑壳里空空。为使今生不枉过,函大读,仄平攻”。他靠着惊人的好学精神和艰苦的付出,终于进入北京人文函授大学的中文系攻读,是知识让他具有了强大的免疫力和不需补钙的硬骨头。年过40,陈朝东在繁忙的事务中,“勇敢地去读理工科”,学有所成后,又去搞建筑、办水电站、开矿山,从国企管理到民企投资经营,他都做得相当成功;身为慷慨善良、有公益心和责任感的企业家,他积极投身慈善事业,在他捐建的项目中常有供人学习的图书室,他的希望和期待不言自喻。
  
  鄢烈山无限深情地赞道:“我最敬佩的好学者,出身贫贱,他们身世坎坷,却不坠青云之志,向学之心如野火烧不尽的原上草,如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崖下花,通过求学,改变了自身和家人的命运,也为社会作出了贡献。”在他看来,这种真正的好学者比圣贤更令人敬佩和值得学习。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