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客户端下载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非常故事 > 合租女孩租走了我的爱情

合租女孩租走了我的爱情

时间:2017-11-13 作者:未详 点击:

  我是在大学毕业第二年夏天来海口的。因为年轻,因为憧憬浪漫的爱情,我爱上了这个美丽的滨海城市。
  
  相比之前找工作的周折,我在海口的工作还算比较顺利。在国贸一家房产公司做了半年策划宣传后,为了上班方便,我在单位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从海甸岛搬来的第二天,我就在报纸上登了一则招租广告“欢迎单身年轻女士合租……”说实话,在海口像我这样,月薪2000多元的收入,已不算是小数目,但面对黄金地段1000多元的房租,我只能委屈自己,找人合租了。
  
  合租情谊
  
  叶子是第四个来看房的女孩,之前的三个,不是嫌房租太高就是嫌离单位太远。我和叶子一见如故。她和我个头差不多,身材也相仿,只是脸形比我圆些,笑起来,还露出一对酒窝,稚气温和的样子。更让我觉得欣慰的是,她没有在房租的问题上和我纠缠。我们俩一拍即合,当天下午她就搬了过来。房间收拾妥当,我们坐在客厅里喝茶,相互一笑。总觉得她不像是初识的朋友。我问她,你有男友吗?她轻啜了口茶,说,刚分手,所以我才搬出来找地方住。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叶子却轻松一笑,说,都过去了,没什么。
  
  我很佩服这个看起来文弱的女孩,换了我,至少要痛苦上好一阵子。那时,我和公司一位叫江枫的部门经理暗生情愫,只是爱情还未到水落石出的时候。
  
  叶子也在国贸一家公司就职。每天早上,我们一起到楼下吃早点,中午在各自的公司打发,晚上谁先回来谁负责做饭,两个人的伙食本来也很简单。后来我们凑钱买了电视,那时韩剧《人鱼小姐》正在热播,我们俩一起哭得唏里哗啦,而后相互看看又大笑不已。我们一起逛街,吃小吃,相互换衣服穿,在单位受了委屈相互诉说安慰,一起骂男人不是好东西。
  
  只是,我向来大大咧咧,东西总到处扔,叶子却很细心,房间的卫生总是她来打扫,连我的内衣都叠得整整齐齐,家里的牙膏、手纸基本都是她在换。甚至包括灯泡、水笼头那些让我头疼的琐事,叶子也能很快搞定。更让我惭愧的是,每次我做的菜都让叶子难以下咽,而她做的菜,却每次都让我大快朵颐。
  
  有时看着叶子,我就想,原来自己有那么多的不足,而像叶子这么完美的女孩,居然也会有男人舍得离开她。本来,与人合租只是经济所迫、不得已的事,但时间长了,我却觉得,和叶子合租的日子,是我走出大学校门以来过得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多余的角色
  
  那段时间,我和江枫的感情进展得很顺利。很快,我们成了公开的恋人。江枫大我两岁,早几年就来海南发展,职位上也比我高一级,在公司算得上年轻才俊,很得老总赏识。虽然眼前还只是一个部门副经理,无房无车,但在我眼里,江枫就是一只潜力股。后来我想,也许我最不应该做的,就是把江枫带到自己家里做客……
  
  那天,我带江枫回家时,叶子正围着碎花围裙在厨房里忙碌,听见我叫她,她便出来和江枫打招呼。从他们的眼神中,我发现了瞬间闪过的异样情绪。
  
  叶子那天做出来的一桌饭菜,似乎比平时更加美味。江枫吃得很香,不时用赞赏的目光看上叶子几眼。吃完饭,叶子又端上一盘水果,坐在江枫对面,把第一个削好的苹果递给江枫的时候……
  
  现在想来,那天晚上,沉浸在爱情中的我,却成了多余的角色。
  
  只有放手
  
  从那天起,我和叶子的关系明显有了点瑕疵,但我还是宁肯相信我和江枫之间的爱是真实的。但江枫约我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了,下了班有时招呼都不打就匆匆离开,而叶子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我一遍遍回想那天晚上的情景,他和她眼神的交错,可这又能说明什么?我不愿相信,我的女友和我的男友之间真的有什么发生?我索性活得稀里糊涂,依然穿叶子的衣服,要她陪我逛街,一如既往地风风火火、大大咧咧。最先沉不住气的是叶子,她开始躲着我,不敢面对我。有天晚上,叶子回来得很晚,隔着一堵墙,我们都无法入眠。她给我发了条短信,“我和江枫在交往,对不起!”看着短信,我足足发了十分钟的呆。我终于无法再自欺欺人。奇怪的是,对隔壁的叶子,我居然没有任何愤怒和怨恨。
  
  终于到了摊牌的时候。第二天下班,江枫约我去公司楼下喝咖啡。一杯咖啡都要喝完了,坐在我对面的他还是支支吾吾,一副张不开口的窘迫样子,不知他工作中那种雷厉风行的作风哪里去了。终究,还是爱他,心里的疼痛渐渐向周身蔓延开。
  
  感觉到泪水快要破眶而出时,我拿起包起身离开。我对江枫说了最后一句话:“其实,叶子已经告诉我了,祝福你们!”听见江枫在后面叫我,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在爱情上,我向来不是愿意跟别人争抢的女人。爱情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不是说争就可以争得到的。留不住时,最好是潇洒放手。只是,我自己也没想到,到了真正放手的时候,我是那般的心痛和疲惫。
  
  再次邂逅
  
  从那天起,我开始留意租房信息。不久,在单位附近的大厦看到一则合租广告。和我当初一样,有个在附近工作的女孩想找人合租。我先打了电话,随后去看房。
  
  房主是个比我年轻的女孩,叫阿媛,大学刚刚毕业,来自海南儋州,在出租屋附近一家公司做文员。和我当初的情况大略相同,一个人租了两房一厅的房子,为了减轻房租压力,转租出去一间。
  
  阿媛看起来恬静温和,就像当初我对叶子的印象一样,有一见如故的感觉。我当天就搬了过去。也许对于我来说,换一个地方,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不再跟从前纠缠不清。而且,我也不想再见到江枫,我决定辞职。
  
  搬进新家的那天晚上,阿媛到我的房间来帮忙收拾。她问我,怎么男友不来帮你?我愣了一下,随即叹口气说,刚分手。你呢?
  
  阿媛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他工作地点有些远,所以半个月才能见一面。我急于找一份新工作,阿媛很热心地帮我,还让她的同事到处打听哪儿要人。我很感激她,在家闲暇时,就包揽了所有的清洁工作,还大为发挥从叶子那儿学来的厨艺。阿媛每次回到家,都会感激地抱住我,开心得像孩子。
  
  一个月后,阿媛的男友陈休假一周,过来和阿媛团聚。那是个高而挺拔的男人,当我们彼此点头微笑时,我竟发现他的笑容有些像江枫。
  
  也是从那晚起,我发现,陈的目光总有意无意地追随着我的身影。阿媛上班后,家里剩下我们两个人时,陈就和我一起打扫卫生,帮我择菜,还不时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聊天,给我讲笑话。同一屋檐下,一周的相处,足以生情。尽管我尽力保持表面上的平静,心里却无时不充斥着甜蜜、酸楚,还有深深的愧疚。
  
  我终于可以体会到当初叶子的心情。特别是陈临走时,终于鼓足勇气对我说,相比阿媛,他更喜欢像我这样成熟体贴的女孩,我的内心更加六神无主,百味陈杂。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了?我是怎么了?同一个出租屋的两个女孩,为什么连爱情也会不期而遇?是出租屋里的爱情太脆弱,还是年轻的欲望太泛滥?
  
  但我始终坚信,没有伤害的爱情才是完美的。我再次选择了离开。从此,我将不再选择与另一个女孩合租房屋。而在这里,我用我的前车之鉴,提醒那些欲求合租房屋的女孩,千万不要连自己的爱情都一并出租出去。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