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客户端下载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十年潜伏

十年潜伏

时间:2017-11-03 作者:未详 点击:

  一、怡红楼里落敌手
  
  1936年的冬天,寒风呼啸。蕲州城的傍晚,行人缩着脖子,步履匆忙,两旁的店铺相继关上了大门,亮出打烊招牌。刚刚还人叫马啸的蕲州城,转眼间,就死一般寂静下来。
  
  这时,从蕲州东城门那边,走过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他转了几个弯,穿过蕲州“一品轩”茶楼,就钻进旁边一家不起眼的铁匠铺里。
  
  年轻人一进来,早候在里面的老胡马上站起身,上前没好气地冲着年轻人道:“小周同志,你……你怎么才来?”
  
  年轻人叫周家旺。他摸了一把头上的汗渍,见屋里还坐着光头王庆、络腮胡子李五等几个人,想解释什么,老胡摇着手说:“算了算了,你别解释了,我们开会。”
  
  周家旺答应着坐下来,还是忍不住小声地问道:“是不是日本人要向蕲州城开火了?”
  
  “日本人倒没什么大动作,国民党特务行动了!”老胡看了大家一眼说。
  
  作为蕲浠两县中共地下联络站负责人的老胡:几天前,接到武汉方面的通知:自从上年中共向国民党政府发出《停战议和一致抗日》通电后,国民党政府并没有作出积极响应,而是变本加厉地破坏中共地方机构,暗杀中共地下党员。就在昨天晚上,老胡意外地接到“蟹子”的情报:潜伏在鄂东边境的国民党特务站长刘二麻子,已经抵达了蕲浠两县境内,目光第一个就盯上了中共蕲浠地下党组织,并在蕲州城里放出话来:十天之内,要活捉余乃丹。
  
  余乃丹是中共蕲浠两县的地下党组织书记。老胡得知这个情报后,第一时间就赶到与余乃丹接头的地点。这天,正好是他与余乃丹接头的日子,他等了半天不见人来,怕出意外,就留下情报走了。今天早上,他不放心又悄悄去了他们接头的地点,他昨天留下的情报,竟然原封不动还在!老胡一着急,就冒险去了余乃丹家里。从他家人那里得知,余乃丹已经三天没回家了,老胡也不敢细问。召开这个紧急会议,就是希望大家尽快和余乃丹取得联系。
  
  听了老胡的话,周家旺第一个就着急起来:“这如何是好?我表哥不会出意外了吧?”余乃丹和周家旺是姨老表。周家旺加入党地下组织,余乃丹便是他的引路人。
  
  老胡很不高兴地看了一眼周家旺,说:“我再次提醒你,在组织面前,少提个人关系!”周家旺识趣地低下了头,老胡这才说:“我今天临时召开这个会,就是要大家务必在三天内找到余书记,并把这个消息尽早告诉他,让他迅速转移到安全地方。”说完,老胡就宣布散会,为了不引起外人注意,他让大家分头出去,有了消息,及时来到这里。这个铁匠铺,是老胡在蕲州城的地下联络站。
  
  周家旺准备起身时,老胡让他留了下来。等大家都走了,老胡拿过墙壁上一顶黑色礼帽,对周家旺说:“走,我俩再去余书记家看看。”
  
  周家旺和老胡从铁匠铺出来,天已经黑下来了,他们再次来到余乃丹家里,一问,余乃丹还是没回!
  
  老胡不敢久留,带着周家旺迅速离开了。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老胡突然站住脚,猛地回过头,盯着周家旺说:“你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我问什么,你一定要说什么。知道吗?”说心里话,老胡是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没主见、又怕事的年轻人。
  
  周家旺听话地看着老胡的眼睛:“你问吧。”
  
  “你经常住在你表哥家里,是吗?”老胡问。
  
  周家旺点了点头:“是。”
  
  “除了家里,那他还常去什么地方睡觉?”老胡一句比一句逼得更紧。
  
  周家旺望了老胡一眼,老胡盯着他又说:“我代表组织在问你,你要老实说明情况。”
  
  周家旺点了点头,便结结巴巴地告诉老胡,这些年,余乃丹加入共产党后,很多坏毛病确实都改了,唯独就是喜欢逛窑子。去年,在蕲州城的怡红楼来了一个叫小双的姑娘,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一年多来,他们一直有交往。周家旺话一落下,老胡就拍着大腿骂起来:“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余乃丹原是蕲黄四十八寨之一——牛背寨的龙头大爷,因会一身武功,在蕲黄一带是声名显赫。后来洪帮解散后,余乃丹凭借过去旧势力,又创立浠水洪帮。一次与老胡邂逅,老胡看中他一身豪气,嫉恶如仇,又有一定地方势力,就吸收他加入组织成了党员。几年下来,在他的影响下,我党在蕲浠一带得到迅速发展,经过上级党组织同意,前年,他担任了蕲浠两县地下党组书记。这时,老胡看了一眼周家旺,就心急火燎地说:“走,快去怡红楼看看。”
  
  他们刚刚到达怡红楼楼下,突然看到几个国民党便衣押着余乃丹,正从怡红楼大门里出来。老胡一把拉过周家旺,闪身躲到一个屋角下面,眼睁睁地看着国民党便衣押着余乃丹坐进他们停在路边的一辆汽车里,绝尘而去……
  
  二、严刑拷打不低头
  
  过了好半天,老胡才如梦初醒。他见怡红楼的楼下再没有可疑人在活动,便拉着周家旺,迅速离开了。
  
  跑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老胡喘着粗气,对着周家旺就毫不客气地说:“你都看到了,就是因为你爱面子,迟迟不肯说出真相,就被敌人抢先了!现在,我们赶紧分头行动。你马上去通知王庆和李五他们,让他们不要再去打听余书记下落,这几天要停止一切活动,包括我们接头的地点,千万不能再去了。我去和‘蟹子’联系一下,看他有什么好办法营救余书记。”
  
  周家旺一边点着头,一边担心地问:“这个‘蟹子’是谁?他……他能帮上忙吗?”
  
  “这个你就不用问了。”老胡向四周看了看,又把周家旺拉到跟前,郑重地对他说,“对了,你晚上再去你表哥家一趟,看有没有什么新的情况。”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打听,老胡终于接到“蟹子”留给他的情报,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这天,他与周家旺联系见面后,就问周家旺去没去过余乃丹家里,打听到什么新的情况没有,周家旺说:“表嫂知道表哥被抓去了,在家里哭得死去活来,还跑到了怡红楼去找了小双姑娘,狠狠扇了人家两个耳光!”
  
  “她跑到怡红楼去了?”老胡问,“那你知不知道余乃丹同志是怎么抓去的?”
  
  周家旺说:“我问了。”据小双说,余乃丹在她那里是住了三天,就在昨天傍晚,他让小双去打盆水来洗脸,小双刚到楼下,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枪响,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带着枪就冲进了怡红楼,把她抓了上去,问她知不知道余乃丹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小双房间,已经被他们上下都翻了个遍,就是没找到余乃丹。小双也不知道余乃丹躲哪去了,他们把她打了两个耳光后,正要灰溜溜地下楼。可偏在这时,有个人的鞋带散了,勾下头去系鞋带时,意外地看到小双床底下,露出了白衬衣的衣角。
  
  余乃丹从小习武,有一身好功夫。小双的床正好是老架子床,他听到楼下的动静后,情知不妙,就钻到床底下,用双手双脚撑住床架,贴着床底板躲了起来。可人算不如天算,他的衬衣衣角掉了出来,恰被那个散了鞋带的小特务看见了……
  
  听周家旺说完,老胡立即让周家旺去通知王庆和刘五他们,晚上来铁匠铺,大家一起商量营救余乃丹同志的方案。
  
  晚上,大家准时来到铁匠铺里,老胡把他打听来的情报,向大家说了一遍:“余乃丹同志是被国民党便衣抓去的,现在就关在蕲州城二号水码边的一间两层楼的水泥房里。昨天晚上,他们就对余乃丹同志进行严刑拷问,可余乃丹同志宁死不屈,没有向他们吐露任何信息,没有出卖一个同志。气急败坏的特务们,最后,竟然向余乃丹同志动用起了‘披麻带孝’的酷刑……”
  
  “披麻带孝?”周家旺不明白,“什么是披麻带孝?”
  
  老胡长叹了一声,说:“这是过去汉流内部惩治帮内违规的袍哥们使用的一种酷刑。”老胡告诉大家,所谓“披麻带孝”,就是将犯人的衣服全部脱光,然后一左一右两个人用盐水浸泡过的牛皮鞭子。左一鞭右一鞭地狠狠抽打犯人。抽打到最后,犯人整个身上的鞭迹都是呈x形,鲜血直流。这时,他们就停止鞭打,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寸来宽的一条条白布条,一条一条地往人身上流血的鞭印贴去。鲜血一旦与干布条接触,很快就粘在皮肉上了,几个小时后,等这些白布条结上血痂,他们再一条一条把白布条使劲往下撕扯,那种痛,简直比剥皮抽筋还难受,一般的人,在这种酷刑后,极少能活下来
  
  王庆赶紧说:“那还等什么,我们赶快想办法把余书记救出来。”
  
  刘五也在一边说道:“胡站长,你快说说,你有什么好办法?”
  
  “余乃丹同志这次经受了组织对他严峻的考验!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救他出来。”老胡看了大家一眼,从身上掏出一张图纸,铺在桌前说,“据‘蟹子’踩点,这里就是关押余书记的楼房。你们看,这楼房有一面临着长江,我们要想躲开特务的视线,接近这栋楼房唯一的办法,只能是从水上进入这栋房子。”
  
  光头王庆性急地站了起来,说:“我家世代在长江捕鱼,我熟悉水性,这个任务,就交给我。”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