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客户端下载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母亲的爱与罪

母亲的爱与罪

时间:2017-01-26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已步入而立之年的朱伟,是红星电子集团公司董事长朱志勇的独生子,也是本城有名的花花公子。但自半年前与一位当红车模相识、恋爱之后,他就不再与别的女孩来往,而且在母亲郑丽的催促下,两人准备在下个月结婚。
  
  这天下午,朱伟像往常一样,开着新买的“宾利”轿车去接女朋友。在女朋友租住的公寓外,朱伟把车停好往里走,第六感觉告诉他,三天来一直在暗中窥视他的那双眼睛又在身后出现了。朱伟不动声色地向前走,然后猛一转身,他看到路边樟树后一位中年妇女正神色慌张地回避着他的目光,并扭头朝相反的方向走去。“站住!”随着一声呵斥,一个精悍强壮的小伙子阻断了女人的去路。年轻人名叫王平,是朱伟的爸爸朱志勇的司机兼保镖,朱伟今天专门叫王平来,就是为了帮他“捉拿”偷窥他的人。
  
  被朱伟和王平堵在中间的女人,支支吾吾地解释说,她是这里新来的保洁员,她见朱伟身材和走路的姿势都与她儿子很像,所以就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朱伟见她慈眉善目,不像坏人,也就无心再追究她的话是真是假,只是警告她以后不准再跟踪自己。
  
  当天晚上,在朱伟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吃饭时,警惕性很高的王平,就把有个中年妇女一连三天跟踪、窥视朱伟的可疑情况,向朱志勇、郑丽作了汇报。郑丽随口问道:“那女人什么模样?”王平说:“她五十多岁,身材高挑,皮肤白皙而且保养得很好,不像是做保洁员的。哦,对了,她右嘴角上方有一颗黑痣。”朱伟油腔滑调地插嘴取笑王平说:“你真老土,那叫美人痣。看那女人风韵犹存的模样,她年轻时一定是个大美人。”
  
  说话间,王平从包里取出个微型数码摄像机,按下回放键,递给郑丽说:“我把当时的情况悄悄录了下来,您看一下。”郑丽一看之下,惊恐地叫道:“啊,是江晓雅!”朱志勇接过摄像机看了看,也神色大变。王平见状,好奇地问:“江晓雅是什么人?”朱志勇说:“这个女人道德败坏,心计狡诈,年轻时曾犯下一起与我们家有关的大案,并为此坐了十年大牢……”随后,朱志勇对王平讲了三十年前江晓雅与朱家之间的一段往事。
  
  二
  
  红星电子集团公司的前身是国营红星无线电厂。三十年前,朱志勇、郑丽和江晓雅都是厂里的青年职工,江晓雅的师傅名叫李国庆,朱志勇是厂长朱文斌的儿子。
  
  有一天下班后,郑丽有事去车间找江晓雅,却意外发现江晓雅与她的师傅李国庆在车间一个角落里缠绵。见他们不知羞耻地赤裸着下身抱在一起,郑丽又羞又急,当时就喊叫起来……那个年代,男女作风问题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结果,江晓雅与李国庆双双被厂里开除。
  
  之后,郑丽和厂长的儿子朱志勇结了婚。与此同时,无脸再在本地待下去的李国庆,到刚刚实行改革开放的深圳打工去了。据说,李国庆临走时对江晓雅说,等他安置下来就回来接她,可他这一走三十年,至今杳无音信。
  
  十个月后,朱志勇的妻子郑丽临产住进了妇产医院。由于难产,郑丽在医院痛苦地折腾了两天两夜,最后还是剖腹生下了儿子。然而,产后极度虚弱的郑丽还没有享受到做母亲的喜悦,一场灾难就降临到母子俩身上——与郑丽同在该院同一天生下儿子的江晓雅,竟然丧心病狂地丢下自己的孩子不管,从育婴室里偷走了郑丽刚出生六天的孩子,并留下字条说:朱志勇、郑丽要想见到孩子,先准备5万元现金。
  
  就在警方接到报案展开调查的第二天,朱志勇接到江晓雅打来的电话,要他马上带着5万元现金,到省人民医院住院部503病房,找一位姓赵的医生联系。否则,他就永远也见不到儿子了。朱志勇只得带了此前由红星无线电厂准备的钱,在便衣警察的陪同下前往省人民医院。出人意料的是,503病房中除了赵医生,江晓雅也在那里,她就躺在病床上。朱志勇强压心头怒火对江晓雅说:“钱带来了,我的孩子呢?”江晓雅看了一眼朱志勇手中装钱的黑提包,转头对老医生说:“赵医生,他是来给我交手术费的……”刚说到此,便痛苦地抽搐一下,昏晕过去。
  
  朱志勇欲上前推搡江晓雅,被赵医生拦住了。赵医生一边让人赶快抢救,一边对朱志勇说:“江晓雅的病情非常严重,再不做开颅手术就没救了。”说着,拿起江晓雅的病历和化验单给他看。病历显示:早在三个月之前,江晓雅就被这家医院确诊为脑瘤。朱志勇这才想起,父亲曾对他提起过,三个月前,江晓雅曾挺着大肚子去厂里求他,说李国庆一去杳无音信,现在她患了脑瘤,付不起巨额医疗费,请厂里给资助一下。朱文斌当时冷冷地拒绝了她。朱志勇现在明白了,江晓雅偷走婴儿索要赎金,原来是要朱家为她支付医疗费。考虑到她要是死了,就没人知道孩子的下落了,朱志勇只好极不情愿地把带来的钱为江晓雅交了手术费。病床上假装昏迷的江晓雅听到这里,终于放下心来。谁知她这精神上一放松,连日来的惊恐、紧张、疲惫和病痛一起袭来,她顿感头痛欲裂,天旋地转,真的昏晕过去,连被人推进手术室都不知道。
  
  江晓雅的脑瘤摘除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手术不久就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这天,负责看守监视她的两名女警察见她精神不错,就讯问她把郑丽的孩子藏在哪了?不料,江晓雅竟然说,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失忆了!为尽快找到孩子,警察只得另想办法。
  
  这天晚上,江晓雅入睡后,病房内负责看守她的女警察开始“聊天”,那个年轻警察说:“这个江晓雅年龄不大,想出的这个绑架婴儿索要赎金给自己治病的办法倒也让人称奇。抛开她的违法性质不说,单就这一份胆识和心计,还真不敢让人小看她。”
  
  年龄较大的那个女警察接着说:“你还没结婚,体会不到女人做了母亲的心情。一个母亲为了孩子什么都愿意做,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听说,那年唐山大地震,有位母亲与她八个月大的婴儿一起被埋在废墟下,乳汁被婴儿吸干后,母亲竟拼命咬破食指塞进孩子的嘴里,硬是用鲜血延续了孩子的性命。”女警察说到这里,偷眼看了一下床上装睡的江晓雅,继续说:“江晓雅这次铤而走险,我估摸着多半也是为了她的孩子。她不是自己怕死,她是怕自己死了没人抚养她可怜的孩子。”
  
  女警察说到这里,突然发现江晓雅的眼眶里涌出了泪水,随之号啕大哭起来。二人劝了一阵,待她平静下来,年轻女警察温和而不失严肃地对她说:“江晓雅,我们知道你在想什么。虽说法不容情,但我国的法律规定:对处于哺乳期的犯罪嫌疑人,不得采取强制措施、收监关押。另外,从人道主义出发,我们也会让你继续接受康复治疗的。不过,你要是继续耍赖,拒不交代犯罪经过,将来对你的量刑会非常不利……”
  
  女警察的话句句说到了江晓雅的心坎里,她最终放下包袱,承认自己是假装失忆,并交代了偷走婴儿的犯罪经过。
  
  江晓雅有个表姐叫卢珊,就在这家医院当护士。卢珊见表妹生下孩子后情绪极度低落,就尽量抽时间陪她说话。两人闲聊中,江晓雅得知那个见死不救的厂长朱文斌的儿媳郑丽与她同一天也生下了一个男婴。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本已绝望等死的江晓雅脑海里突然灵光乍现,产生了一个大胆而不可思议的犯罪念头。
  
  案发前一天,卢珊当班。江晓雅央求表姐下班时把她的工作服、口罩、帽子留给她。卢珊不解地问:“你要工作服干啥?”江晓雅说:“我这两天头痛得厉害,晚上睡不着,特别想孩子,我想穿上你的工作服,夜里好溜进育婴室多看一眼孩子。”见卢珊犹豫不决,江晓雅又央求道:“表姐,你不知道,我一想到自己没几天好活了,就恨不得每时每刻都与孩子在一起。”卢珊心酸地看着可怜的表妹,同意了。临走时,又好心地交代了去育婴室的注意事项。
  
  凌晨,江晓雅穿上卢珊的工作服,乘当班护士不注意,偷偷溜进育婴室,抱走了郑丽的孩子。回到病房,她换好衣服,把婴儿装进母亲给她送东西带来的一个竹篮里,迅速提着竹篮出了医院。天麻麻亮时,江晓雅来到一个小学老师家门外。她的这位小学老师已退休,两个女儿都在外地工作,家里只有她和老伴两个人。江晓雅把竹篮放在老师家门口,狠心地在婴儿小屁股上拧一把,把孩子弄哭后,迅速躲在了暗处。女教师闻声披衣出门查看,见放婴儿的竹篮里除了奶瓶、奶粉外,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写道:“老师,我曾是您的学生,现在变成了一个染上毒瘾又被男人抛弃的坏女人。孩子的出生,促使我决心戒毒,我知道您和老伴都是心地善良、慈悲宽厚的好人,所以想冒昧地把孩子寄放在您家里一段时间,等我戒毒成功,再来当面叩谢您的大恩大德,请您一定为我保密。”女教师看完字条,叹口气,把婴儿抱回了屋内。躲在暗处的江晓雅这才转身离去,住进了省人民医院的503病房……
  
  警方根据江晓雅的供述,很快从那位小学老师家抱回了孩子……一起奇特的产妇绑架婴儿案就此告破。
  
  后来,江晓雅以绑架罪被判刑十年。出狱后不久,她就带着母亲和近十岁的儿子江帆去外地谋生,之后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
  
  王平听朱志勇讲到这里,沉思片刻,不安地对朱志勇夫妇说:“失踪二十年的江晓雅突然回来,还暗中跟踪窥探朱伟,这背后会不会有什么阴谋啊?”
  
  朱志勇和郑丽听王平这么一说,也不禁为儿子担起心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