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客户端下载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泥菩萨”发火

“泥菩萨”发火

时间:2016-02-16 作者:未详 点击:

  “泥菩萨”是李忠厚的绰号,他是秃岭小学的炊事员,单身一人,不爱说话,性格憨憨的,见人笑笑的。开始人们喊他“李菩萨”,为叫得顺口,后来干脆就叫他“泥菩萨”。
  
  “泥菩萨”是个老实人,从没跟人红过脸,那真叫与世无争。可近来心里窝着火,竟斗胆骂起了学校领导。
  
  事情的由来是这样:就要放寒假了,这天炭贩子给学校送来了两车木炭,准备分给老师取暖。全校共有25名老师,每人4篓,就要100篓,学校办公还要一些,可卸车一点数,只有91篓。炭贩子说,这少了的过几天再送来。
  
  老校长病了在省城住院,学校工作由副校长丁丽主持。丁丽是前年丈夫调来乡里分管文教以后提的副校长,后来把小家也搬进了校园。
  
  学校年年分炭都由“泥菩萨”点数、入库、分发。这回他以为等炭全部到齐后再分,可丁副校长却叫他马上按每人4篓一份,摆好22份,还剩下3篓叫他搬进小仓库。他当时就蒙了:明明25个老师,怎么只摆22份,还少了3份咋办?原来学校25名教师中,有三人是代课老师,丁副校长是让国编老师先分,代课老师等下次来炭再分。
  
  天气越来越冷了,大家都需要木炭,三个没有分到木炭的代课老师中有个叫席月仙,公公常年卧病在床,天气一冷,床边就离不开火盆。席月仙前几天接到老家来信,说是她家的老坟因开山修路要迁移,丈夫在外打工,她请假回老家移坟去了。女儿小雪听说学校分炭,马上拉来了板车在大院外等着。后来听说炭分完了,一脸的失望。“泥菩萨”就找丁丽请示,想把剩下的3篓先预支给她,不料丁副校长不但不肯,还把“泥菩萨”训斥了一顿。
  
  分炭的第二天,忽然下起了大雪,纷纷扬扬的雪花飘了一整天。雪后的一个下午,“泥菩萨”清扫厨房门口积雪时,不小心把腰给闪了。他就去村医务所买膏药。进门看见小雪躺在床上输液,就问她怎么了?小雪说,天太冷,爷爷没有木炭烤火,她去集市买炭,过石拱桥滑下了水沟,腿部骨折了。
  
  “泥菩萨”一股火往上直冒:这都是丁丽造成的呀!那天要是让小雪把炭拉回去了,能发生这样的事吗?他买了膏药拔腿就走,打算回到学校瞒着丁丽,把仓库里的炭预支一篓送过去。赶到仓库边要掏钥匙时,他又犹豫了:要让丁丽看见了咋办?不是自讨苦吃?转过身,见学校正在上课,操场上空无一人,又想:还是给小雪家送去吧,就是有人看见了也不怕,席老师有一份在仓库里,为什么不能拿?“咔嚓”一声,门打开了,他拿过一张塑料布,搬起一篓炭往门外一放,又马上转身锁好门。心里暗暗念叨:可别来人呀。谁知越是怕鬼越出鬼,就在他把塑料布往肩上一搭,正要弯腰扛炭时,丁副校长不迟不早正好从大院外走了进来,看见“泥菩萨”在扛炭,立即赶了过来,边走边问:“你把学校的炭往哪扛呀?”
  
  “我,我想……”“泥菩萨”吞吞吐吐不知如何回答。
  
  “我、我什么?是要往席月仙家送吧?”丁副校长脸上堆满了阴云。
  
  “泥菩萨”只好把小雪买炭受伤的事说了一遍。可丁丽非但不同情,反而火气更大了:“那天你要支炭给席月仙,我就没有同意,可你今天居然瞒着我自作主张,把学校的炭偷偷送给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看到席老师的炭还没分,家里又等着急用,就想……”“泥菩萨”话还没说完,丁丽马上又嚷道:“嚯,你还有理呢!这炭是你家里的吗?你愿意送谁就送谁?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校长?”丁副校长还要训下去,林老师赶过来,要拽她回办公室。可丁丽把手一挥,声音更大了:“这太不像话了!‘泥菩萨’,我告诉你,现在就给我写检讨,检讨深刻,这次就算了,否则,后果自负!”
  
  “泥菩萨”从没被人这么训过,突然脖子一梗:“姓丁的,你别拿大话吓人,我不烧你这破锅了,我怕个屁!”说完,将一大串钥匙往地上一砸,转身就朝厨房跑,要捆被子回家。
  
  丁副校长没料到这么个老实巴交的人居然也会发火,这一来反把她弄了个措手不及。她想,现在可不能让他走,老校长不在,我们又争吵了,这时候走人,恐怕有人会说闲话。再说还有件事也要等老校长回来处理呢。不如先开个教师会,让他把偷着送炭的事给大家说说。
  
  “泥菩萨”正在捆被子,丁丽赶来放缓了语气说:“‘泥菩萨’,你要走可以,我们现在开个会,就今天的事谈谈心,摆摆理,把事情说说清楚,你看行不行?”“泥菩萨”对丁丽的作派早就憋得难受,听说要开会摆摆理,心想,要摆就摆,我还怕你?马上把头一点:“行!”
  
  会在放学后召开了。丁副校长作了开场白,她先简要地说了争吵的起因。她说,“泥菩萨”提出不干了,现在就让他谈谈不干的原因,要走也要走个明白,希望他能说说心里话。大家也可以就这件事谈谈自己的看法。
  
  “泥菩萨”就问丁丽:要他说心里话,能不能保证让他把话说完。丁副校长马上表态:“既然开会让你来说心里话,当然要让你畅所欲言,一吐为快,谁也不会阻止!”
  
  “那我就直话直说了。”“泥菩萨”说,“说心里话,我不想干就是见你丁校长太看不起代课老师,比如对席月仙老师。你丁校长看人那种眼神,说话那个酸味,真让人受不了。”
  
  “好,请讲具体的事。”丁副校长显得非常大度。
  
  “那我就讲具体的事。”“泥菩萨”说,“这分炭的事我就不说了,教师节发皮鞋,你丁校长说的话也太伤人了吧?”
  
  “我说什么了?”丁副校长问。
  
  “才几个月,怎么就忘了?”“泥菩萨”说,“既然你都忘了,那我就把那事说说。”
  
  教师节,教委给每个国编老师发了一双皮鞋,老校长见还有三个代课老师没发到,就拿出学校经费给他们每人补发了一双。有一天,席老师穿着这鞋来学校,途中遇雨将鞋淋湿弄脏了。到学校后,换下皮鞋晾在值班室门口,可没过一会就少了一只。后来发现是丁丽家的京巴狗把鞋叼到一个角落当玩具,撕扯得不成样子。对此,席老师一句话也没说。“泥菩萨”把这事告诉了丁丽,丁丽竟幸灾乐祸地说:“看看我家小京巴比警犬还厉害呢,它能嗅出这鞋是学校公款所买,公物岂能私用?它给没收了!”
  
  讲到这里,“泥菩萨”问大家:“你们听听这叫什么话?她丁校长还把人家席老师放在眼里吗?今天我要告诉大家一件事:席老师本来早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国编老师,可就是有个人误了她的前程,改变了她的命运,这个人就是丁丽校长!”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丁丽当然知道“泥菩萨”要说什么,汗水直冒,想开口制止,但自己刚才在大家面前已作了承诺,只好任由“泥菩萨”讲出了20年前的一段往事。
  
  那年秃岭小学只有几个老师,除了校长是上面派来的“国编”之外,其余清一色是“民办”,席月仙就是其中一员。席月仙温柔心细,勤奋好学,教学出色,进学校不到两年,就被提名报批副校长。当时丁丽在村里当妇女主任,她工作怕苦,办事漂浮,妇女工作老拖全乡后腿,特别是计划生育被列入“一票否决”后,她作为专干,连几个基本数字都弄不清。为此,连她当支书的老爸也常常受到上级批评。有回老爸说她不上进,不争气,叫她看看人家月仙在学校里是怎么干的。她小嘴一撅:“你把席月仙调回村里来干呗!”这倒提醒了老爸,当时村干部报酬跟民师差不多,从全村工作出发,村里就作出了调回月仙的决定。但月仙清楚村里工作难做,不同意回来。当时学校受辅导区和村里双重领导,月仙又是一名预备党员,村党支部就以组织原则的大帽子把她“扣”回了村里。丁丽就顶替席月仙去了学校。
  
  席月仙调到了村里之后,妇女工作很快就上去了。由于她风里来雨里去,辛劳过度,后来患上了头昏病,不适合继续跑基层才换了人。当时学校缺老师,席月仙第二次回到了学校。但由于教龄断档,没有资格参加转编考试,她就这样失掉了做一个国编老师的机会!
  
  听到这里,老师们都唏嘘不已!
  
  “泥菩萨”越说越激动:“我真想不通,我们的席老师在学校里,跟大家一样地值班,跟大家一样上课,跟大家一样流汗水,可她的月薪仅仅只有200块,而你丁校长月薪却超过了千元。我们的席老师太亏了,亏狠了啊!丁校长,席老师是因你才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你不同情她,关心她,反而还处处为难她,想整她,你还有一点道德没有?你的良心难道让狗给吃了?”说到这里,两颗眼泪流了下来,他说不下去了。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丁副校长尴尬得几乎无地自容。她恨“泥菩萨”也恨自己,这往事大揭秘可是自己逼着人家说出来的呀,这真叫聪明反被聪明误。不过,好在他们还有一件丑事捏在自己手里,本打算等老校长回来再说,现在只好提前摊牌了。
  
  丁丽要说的“丑事”是指“泥菩萨”与席月仙两人不正当的关系问题。论关系,他俩确实不错。“泥菩萨”说,他们俩是人穷命苦,同病相怜,互相照应。他烧了大半辈子锅,过去在村里,现在在学校里,从来没有谁把他放在眼里。只有席老师有空还跟他说说话,谈谈心,还帮他补过衣裳。俗话说,人心换人心,“泥菩萨”为了感谢她,她家一有重活,就主动赶过去帮忙。
  
  丁丽认为,席月仙的丈夫常年在外,“泥菩萨”又是个光棍,他俩长时间的频繁接触,还能不出故事?前不久,果然就让她抓着了一件丑事,她当场还用相机拍下了照片。现在正是丑闻揭秘的时候了。她猛地站了起来,大声喝问道:“‘泥菩萨’,你的话讲完了吗?”“讲完了。”“泥菩萨”平静地回答。
  
  “不!你还没有讲完,”丁副校长咄咄逼人,“你应该再讲讲你为什么对席月仙这样关心,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泥菩萨”坦荡地说:“席老师对我好,我就对她好,我们的关系清清白白!”
  
  “好一个清清白白!”丁副校长掏出一张照片往桌上一放:“大家看看吧,这就是他俩清清白白的证据!”原来这是一张“泥菩萨”抱着席月仙上床的照片,画面虽不大清晰,但两人的形貌和床铺还是能辨认出来的。
  
  照片在老师间传来传去,交头接耳的议论声也此起彼伏。
  
  当照片传到“泥菩萨”手上时,他看后像被蜂子蜇了一样,又跳又骂:“姓丁的,你也太下流了,你竟在人家背后偷拍照片。老子那天晚上是救人,你还说老子在干坏事。你缺德还带冒烟呢!”原来那是席月仙值班的那天晚上,她去厨房倒开水,突发头昏病,倒在了地上。“泥菩萨”吓得赶忙把她抱回房间,后来又去村医务所买回了药。
  
  丁丽一时语塞,但过了一会又问:“‘泥菩萨’,你买药回来后,马上离开席月仙的房间了?”“没有,”“泥菩萨”说,“她头晕还没好,我不能不陪陪她!”“那你睡在哪里?”“睡哪里?当然是睡在席老师房间里。”
  
  丁副校长这下又抓着了把柄,敲着桌子说:“大家听听,他一个大男人竟睡在女人房间,这都成啥事了?‘泥菩萨’,你还知不知道人间还有‘羞耻’二字?”
  
  哪知“泥菩萨”一脸不屑的神情,意味深长地说:“丁校长,你还是多想想自己的事吧,这人活在世上,心歪不得,鬼不得,更黑不得!我无需回答你的问题,我走了!”说完,转身走出门外,林老师追上来想劝他,两个嘀咕起来。当林老师回到会议室说出的一件事,一下把所有的人都震蒙了:原来“泥菩萨”是一个失去性功能的人!年轻时,妻子在离婚前的一次吵架中,一棍子打坏了他的“下身”,这就是他至今单身一人的原因。
  
  丁副校长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红一阵又青一阵,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头都抬不起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