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客户端下载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二手车那些事

二手车那些事

时间:2014-06-26 作者:未详 点击:

  刘科最近辞职下海,自己当起了小老板。因为业务需要,他准备买辆二手车。这天,岳父递给他一张名片,道:“买二手车是个技术活儿,不懂的人只能认栽,我替你找了个懂行的帮帮忙。”刘科接过一看,上面写着“万东汽车维修部冯二虎”的字样。
  
  刘科马上拨通了电话。这个冯二虎当时便自告奋勇说明天就有空,于是两人约在第二天中午,南环二手车市场碰头。
  
  第二天准时准点,刘科见到了冯二虎:皮肤黝黑,身板结实,一双小眼睛,浑身上下透着股机灵劲。不多会儿,两人就热络起来。刘科报出了自己的心理价位,冯二虎马上爽快地说:“没问题!”刘科还想多交代几句,冯二虎拍拍他的肩膀,又指指自己随身带着的工具包,说:“放心吧,兄弟,包在我身上。”
  
  这时候,刘科才注意到,冯二虎右手的小拇指断了一截。他小心地问道:“兄弟,你这手是?”
  
  冯二虎先是一怔,接着摇头笑了笑说:“没啥,修车这活儿危险着呢,这也是前一段修车时不小心弄伤的。不过你可别小瞧我手有残疾,不信你去打听一下,我在咱们市修车这一行里名号到底如何。”刘科听了,嘴上虽然没吱声,可心里却嘀咕起来:这家伙靠谱吗?
  
  冯二虎却似乎没感觉到刘科的犹豫,乐呵呵地催他赶紧挑车去。两个人绕着市场才逛了一圈,刘科就挑花了眼。
  
  多亏了有冯二虎在,根据性价比,最终帮他选出了两辆中外合资的二手车。这两辆车,从外观到内饰都差不多;再看里程数,都跑了五万多公里,价钱也不相上下。
  
  刘科又开始纠结了:买哪辆好呢?只听冯二虎笑道:“看我的吧!”说罢,他绕着其中一辆车转了一圈,掀开了前盖,仔细查看了一番。随后,他便把刘科拉到一边,小声说:“这辆车太旧了,不能买。”刘科将信将疑地问:“不对啊。我看里程数显示只有五万多公里,轮胎也挺新。你怎么说它太旧?”
  
  冯二虎嘴一撇:“你不懂其中门道,这二手车吧,所有东西都可以作假。比如这辆,先换了轮胎;再把行驶里程调低十来万公里,加起来不过两三千块钱的事儿。可我刚才根据其他部件的损耗程度一盘算,这车起码开了十五万公里呢。”
  
  刘科听后,惊得瞪大眼睛。冯二虎笑了:“还有更牛的呢!”说完指着角落一辆车,悄声说,“瞧,那辆车其实就是把报废车的零件组合加工,拼出来的!”说完,已经钻到另一辆车下去了。这时,刘科才打心眼里佩服起冯二虎来。
  
  不多会儿,冯二虎一骨碌钻了出来,发动了汽车,又打开前盖,一双小眼睛死死地盯在发动机上。突然,他笑着对卖主说道:“你这车排气筒有些问题,你好好看看吧。”卖主听了,一边说着不可能,一边转身向车后走去查看。
  
  说时迟那时快,冯二虎马上从包里拿出一套听诊器,把耳塞戴上,再用一块毛巾包住另一头,按在发动机上面听了起来。
  
  没一会儿,只见卖主从车后转过来,一把推开冯二虎,嚷道:“听什么听,我不卖了,哼,还给我玩调虎离山计!”
  
  冯二虎笑了:“大哥,不要生气,你不卖我还不买了呢,这车的发动机有啥问题,你不希望我在这里嚷嚷吧?”那卖主一听,马上转成一副笑脸,递给冯二虎一根烟说,“看来今天我遇到懂行的了,行行好,你可别嚷嚷。”
  
  冯二虎摇了摇头,便拉着刘科离开了。刘科赶紧问:“我说冯哥,你这又不是医院看诊,还拿个听诊器做啥?”
  
  冯二虎压低了嗓音解释说:“汽车发动机的一些杂音,光凭耳朵是听不出来的,非得靠这听诊器不可。这不,刚才我就用它听出来,这辆车气门的声响很不对劲。”
  
  刘科听了连连点头,可又无奈道:“这车不好,那车不好,我上哪儿买车去啊?”
  
  冯二虎答道:“呵呵,你不要急。这好车啊,可遇不可求,得靠缘分。”正说着,只听他突然失声喊道,“小李,嘿,你怎么也来了?”说着,朝角落里一个年轻男子招起手来。
  
  那个叫小李的年轻人也发现了冯二虎,迎过来,说:“是啊,我来卖车。”说着向身后一指。刘科这才发现小李的身后也有辆车子,而且和刚才发动机有问题的那辆车竟是相同的型号。于是,他便感兴趣地走上前去。可一看,他心里不免有些失望:车子虽说乍一看还成,可再看行车里程表上,竟然显示跑了十五万公里。
  
  再一听小李的报价,刘科连连摇头,心想这车都跑成这样了,怎么好意思要价还那么高。
  
  谁知冯二虎一听,问也不问刘科,竟自顾自地还起价来:“小李,你看都是熟人,再便宜五千块怎么样?”小李面露难色,道:“你们等等。”接着掏出手机跑到一旁打电话去了。
  
  过了一会儿,小李领着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那人听完情况,点了点头说:“行,就这价格成交吧,小李你跟着他们办手续去,我还有点事去办,记着把钱带回来就行。”说完便离开了。
  
  刘科刚想说什么,冯二虎暗地里拉拉他的衣襟小声说:“别吭声,这车绝对超值,听我的没错,快交钱吧,省得别人变卦!”说完便拉着小李去交易厅办手续。
  
  就这样,刘科稀里糊涂跟着冯二虎进了交易厅。不过交了钱后,刘科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尤其看冯二虎和小李谈笑风生的样子,刘科更疑惑了。他立即警惕起来,忽然想起自己有个表哥在外地做洗车生意,便趁冯二虎和小李去厕所的时候,给表哥打了个电话。
  
  表哥一听,马上在电话里骂道:“我的蠢弟弟啊,你怎么那么傻啊,肯定是那个冯二虎事先安排好了,今天给你演双簧呢。最后好把这辆最破的车塞给你。你怎么这么糊涂啊,车都跑十几万公里了,差不多都要散架了!”
  
  听了表哥的话,刘科越想越窝囊。刚撂下电话,他就发现冯二虎和小李回来了,一边走,小李还一边小声说:“晚上请你喝酒啊!”
  
  待小李一走,刘科就黑着脸说:“冯哥,这车都跑十几万公里了,都快报废了,我出这个价太吃亏了。”
  
  冯二虎先是一愣,随后哈哈笑起来:“刚才光顾着抓紧时间买车,没多解释。你有所不知,小李是我的老相识了。这车其实只跑了五万多公里,是几个月前他跑过来让我调成十几万公里的,哈哈。”
  
  刘科听了哪里肯信,嚷道:“咋还有把公里数调高的,傻不傻啊?”
  
  二虎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哼,当然有啊,你不知道吧,这个小李啊,是水利局前任局长的司机,刚才另外那个是他们办公室主任。据说他们新任局长不喜欢上任的座驾,这才委托他们来市场处理掉。”
  
  刘科点点头“哦”了一声,又纳闷了:“那他把里程数调高图的是啥?”二虎眼一瞪:“图的是啥?图的是在单位骗汽油补贴呗!”说到这里,冯二虎叹了口气,“从他们局长骗油补这件事儿,我就知道这人不是啥好鸟,果不其然,前不久被查出问题,撤职了!”
  
  “原来如此,二虎兄弟你懂得真多!”刘科这才回过神来,竖起大拇指说道。
  
  只见冯二虎轻轻摇头,把手抬起来悠悠道:

  “兄弟,实话说吧,我这手指不是修车弄伤的。其实是因为前一段有个人找我调低了里程表,又把车卖给了一个老板,结果那老板的家人开车出车祸了。那老板也不是个善茬,查来查去,查到我这里,找人把我骗去一顿毒打,还把我小拇指给弄断了。从那以后,我发誓再不干那勾当,老老实实修车才是正道啊……”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