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客户端下载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智审铁公鸡

智审铁公鸡

时间:2017-11-18 作者:未详 点击:

  汉光武帝刘秀自从在南阳郡蔡阳春陵一带与哥哥刘縯起兵“反莽”以来,经过了长达十几年的统一战争,又先后削平关东、陇右、西蜀等割据军阀,终于使国家再次归于一统。
  
  可是,自称帝后,他一直没有回过生养他的故乡,也不知那里的人过得如何。一日,他生出到南阳春陵一带走走的想法。打定主意,他挑选几个卫士,化妆后悄悄起程了。
  
  从洛阳一路向南,行了多日,进入了新野地界。陪同刘秀南行的大臣侍中傅俊说,皇上这次南巡,势必有事遇上,为了在必要的时候出面处理事儿,请皇上找个可以公开的身份作掩护吧。刘秀觉得傅俊的话有道理,想起了他当年随从“更始帝”刘玄征战时,曾被任命为太常的官位,就说:“好吧,朕再当一回太常大人,你们从现在开始,就称我为太常大人,就说我们是奉命到各地巡查均垦田减赋税情况的,顺便了解民情疾苦。”
  
  这一天,当刘秀他们刚走到蔡阳县(今枣阳)七方镇的迎春桥头,忽听有人拦路高呼:“青天大老爷,你要为小民作主啊!”
  
  刘秀听到有人喊冤,忙叫人停下马车,吩咐差人把喊冤人带过来。侍卫王春很快带过来一个胡子稀疏、衣衫破旧的干瘦老头。瘦老头听说轿车上是太常大人,“扑通”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太常大人,您万里青天,体恤民苦,料事如神,今天您一定要为小民作主啊!”
  
  刘秀说:“有何冤屈,状告何事?快快告知给我。”
  
  瘦老头可怜巴巴地说:“草民姓顾名春晖,一家人靠种田务菜为生。前天同村恶人赵小二的驴吃了我家二分地的葱,我失手打死了他的驴。赵小二不赔偿葱钱,反而把我痛打了一顿。昨晚,他还趁着夜色把我的春香……把我的女儿春香侮辱了。求老爷明镜高悬,为小民作主啊!”
  
  刘秀听了老头的话,皱了一下眉,说:“老人家,你说的可是实情?”老头说:“小人说的句句属实。不信,有我的女儿春香和侄子顾晴为证……”
  
  老汉说到这里,转过头高叫道:“春香、晴儿,你们快来!”话音一落,从旁边的大树后,走出一个年轻姑娘和一个农夫打扮的小伙,他们过来跪下,各自报上名来,自称“春香”和“顾晴”。春香神情郁忧,她低着头说:“我爹说的都是实话。昨天傍晚,我从亲戚家回来,一个人刚走到村口,被赵小二从背后扑上来按倒在地,打了我几个耳光,这个没人性的东西,糟蹋了我……后来,我的堂兄路过,踢了赵小二一脚,他才逃走……大人你看,我这儿有伤……我还扯下了赵小二衣服上的一块布。”春香说完,取出一小块衣片布料上举过头顶,旁边的小伙则撩起姑娘耳边长发,果然,姑娘的耳边有铜钱大的一块伤。
  
  这时,名叫顾晴的小伙也说:“大人,昨晚如果不是我从那儿路过,踢伤赵小二的腿,他可能还会把春香杀人灭口呢。请大人治赵小二的罪,还我妹子一个公道。”
  
  刘秀问道:“小伙子,当时你踢了赵小二左腿还是右腿?”顾晴说:“是左腿。”
  
  刘秀说:“这赵小二实在是太不该了。太常大人我遇上了这事,今天我一定要把这个案子断个清白。”刘秀带上顾春晖父女一帮人,到了不远的“文昌庙”院子里审理此案。
  
  很快,赵小二给传来了,刘秀道:“赵小二,你昨晚胆量可不小,竟敢把顾春晖的女儿春香拦在村头给糟蹋了,你可知罪?”赵小二说:“大人,我没有啊!我跟他顾春晖虽然有矛盾,可我没有糟蹋他的女儿呀!”刘秀说:“没有?有春香姑娘和堂兄顾晴为证,你还能抵赖?快从实招来!”
  
  赵小二惊慌道:“太常大人,我冤枉呀!小民我真的没有干过这等伤风败俗的事啊!”
  
  顾春晖听赵小二在太常大人面前再三辩解,急了,就瞪他一眼说:“赵小二!你纵然是巧舌如簧,也赖不了的,从你身上撕下的一块衣服布条儿,还在春香手里呢!”
  
  赵小二一听,又向刘秀磕头:“太常大人,我的腿前天中午跟顾春晖吵架时,被他打伤了,昨晚我就在家中,老婆给我用草药水医腿伤呢。昨天晚上,我是一直在家呀!我冤枉啊。”
  
  顾春晖忙說:“太常大人,他的腿,是他在侮辱我家春香时,被顾晴踢伤的,这正好说明他的罪证确凿。”顾晴也说:“大人,赵小二他想抵赖。让他说清这块衣服上的布条是谁的?请大人当面对证。”
  
  刘秀觉得有理,就让侍卫把那块布条与赵小二身上的衣服进行对照,结果真的发现,赵小二身上的衣服衣边处少了一块,而这片布,正巧补上那个缺口。顾春晖和侄子见此情形,异口同声说:“赵小二,这下你怎么说?太常大人,给我家春香还一个公道吧。”
  
  刘秀一听顾家爷俩这话,摆手说:“大家别急,他赵小二一直说冤枉,还说是昨晚他一直在家呆着,那就让人来证实吧。”
  
  于是,刘秀就让两个侍卫去附近村里把赵小二的妻子姜氏带来了。刘秀问:“姜氏,昨晚你用的什么药?”姜氏说:“奴家用的是‘鱼腥草’熬汤,与捣烂的‘破血胆’草药混合一起涂搽的方法,给我丈夫疗伤的。”
  
  刘秀吩咐侍从道:“王春、张洪,你俩带人领着姜氏快去她家,把她熬过的药渣包回来。”王春、张洪就带上姜氏去了她家,很快把一包药渣带回来了。刘秀仔细看过,问王亭长药渣可是鱼腥草?王亭长看了一下药渣,说是的。
  
  刘秀沉默了一会,突然扬起头来,说:“顾晴,你救春香具体是什么时候?”顾晴说:“我刚吃完晚饭,觉得没事,走到村头散步的时候。”
  
  刘秀又问被告人赵小二:“你能说出除去你妻子之外,这时候谁能证明你在家吗?”赵小二说:“能,同村的周二根。他到我家寻找他家的猫。”
  
  刘秀让侍卫去把周二根叫来。周二根来了,跪在地上低着头,刘秀盯了他半会,故意不说话。周二根不知太常大老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偷偷抬头望着太常大人说:“大人,小人我……可没干什么坏事啊!”
  
  刘秀还是不说话,又盯了周二根几眼,周二根更被弄得莫名其妙,刘秀突然问:“周二根,昨晚你可到过赵小二家里?”周二根说:“小人到过。”刘秀问:“去干什么?”周二根说:“我去他家寻猫。”“记得准是什么时候吗?”“记得,是吃晚饭的时候。”“几时离开他家的?”“站一站就走了,因他家药味太浓了,我受不了。”
  
  刘秀说:“好了,周二根,你可以回家去了。”周二根一听,给太常大人磕了几个头后,急忙爬起来就走。由于惊慌,他走了几步,差点撞到两头驴子的身上。驴子是庙里的道人外出骑用的,这时正拴在场院边的桃树上。刘秀见此情形,看了顾春晖和赵小二一眼,没再问案子了,忽然对侍卫说:“王春、张洪,你们快到村子里去弄一大捆葱来。”侍卫听令转身去了。
  
  过了一会儿,侍卫把一大捆葱拿来了。刘秀令公差用刀把葱切碎了装在簸箩里,抬到驴子的面前。可两头驴子只是看了几眼簸箩,就把头转到一边去,啃地上的小草了。刘秀吩咐左右说:“去向道人借些料来,加在葱里,搅拌均匀。”手下人很快弄了两瓢麸子,加进簸箩的葱里,可两头驴子只是嗅了一下,还是不吃。
  
  刘秀见状,说:“顾春晖,我念你年老体弱,女儿又被人侮辱,一心要给你出口气讨个公道,处治那淫邪的罪人,可是,你却说起谎来了!还需要我大刑伺候吗?”
  
  顾春晖支吾:“这、这个……”刘秀拍案道:“顾春晖,老实告诉你,你的女儿春香根本没有被人侮辱,本官已经断定你们说的都是谎话。”
  
  “大人,我女儿春香真的被赵小二报复侮辱了,有春香从他衣服上撕下来的那块布料为证呀!”顾春晖高叫道。
  
  刘秀不紧不慢地说:“衣服布片的事先不说,来人,先打顾春晖40大板,治他欺骗本官驴吃葱一事的谎言之罪!先打完了,再说别的事儿。”
  
  “太常大人,饶命呀!小民我说实话……”顾春晖见要挨打,知道隐瞒不过了,磕头如捣蒜般说了隐情……
  
  其实,顾春晖挺有钱的,为人也很霸道,他的外号叫“铁公鸡”。他家养有两匹马之外,还养有6头驴子,两头公驴,4头母驴。母驴全部租给农夫家犁田,公驴除了偶尔租给别人拉车犁田之外,主要是为附近庄户人家的母驴配种。长期以来,他家单是这一行,就赚了好多的钱。可是,去年下半年,赵小二家从外地买了一头驴子,是个公的,他也学着顾春晖的样子,给别家的驴子配种,配一次只收很少的钱。这样就搅了顾春晖家的生意。顾春晖想把赵小二的驴子收购去,可赵小二说啥也不卖,顾春晖气得不得了,就生出了惩治赵小二的办法。那天,顾春晖看见赵小二牵驴从他家葱地边走过,就诬赖赵小二的驴子吃了他家的葱,要赵小二赔偿5两银子。赵小二不从,他就指派儿子和几个帮工上前行凶,打死了赵小二的驴,又打了赵小二一顿。
  
  昨天,顾老头听一个到新野办事的亲戚回来说,好像太常大人巡查到了这一带。做了坏事心虚的他,害怕赵小二拦路向太常大人告状,就思考对付赵小二的计策。
  
  顾老头想起了当时跟赵小二厮打中,撕坏了赵小二的衣服。他赶紧就到那儿去寻找,果然发现了当时赵小二落下的衣片。他捡起布片来,心中大喜,一条妙计随之就成了。于是,他回家对女儿春香和堂侄子顾晴如此这般说了计策。因为春香是他抱养大的女儿,她和堂兄顾晴相好已久,为了不让顾春晖反對,能顺利嫁给顾晴,她只好与顾晴听从养父顾春晖的安排。随后,顾春晖就悄悄到路边等候,等太常大人路过七方镇时,就先下手为强,化装成穷人,前来喊冤,想让太常大人判赵小二侮辱罪而治住他,以达到报复赵小二的目的。
  
  刘秀听了顾老头的交代,拍案道:“顾春晖,可惜你聪明反被聪明误!你一讲案情,又把女儿带来作证,我就起了疑虑。其一,按照常理,女孩子被人侮辱,悲痛欲绝,一般是不愿出头露面张扬丑事的;其二,顾晴一口说他踢伤了赵小二的左腿,按照常理,在危急时刻,又是黑暗中,救人者一般是记不清踢中了对方哪儿的。本官又验了驴吃葱之事,再次表明你是在说谎话。”
  
  顾春晖一听,一下瘫在了地上:“太常大人,小人已知错了,请大人饶过小人父子3个,我愿意加倍赔偿赵小二的损失……愿意接受大人的财物处罚,请大人轻判……”
  
  刘秀对顾老汉说:“顾春晖,你听着,本官还是念你年老,就依你所言,罚银子50两。10两赔偿赵小二作为诊金,其余40两银子,责令你在前面这条小河上架上一座桥,洗心革面,为当地百姓做点实事吧。”
  
  “小民一家听从大人的判决,马上照办,永不再犯……”顾老汉俯首表态道。
  
  “大人真是大清官啊!多谢大人为民申冤!”赵小二和围观的群众见顾春晖服了罪,喜出望外,齐声喝彩。
  
  后来,刘秀回到洛阳后,人们才知道皇帝来过南阳一带。于是有人想起当时他在迎春桥智惩“铁公鸡”的情形,就编了两句话说:“光武皇帝不扰民,南阳专惩铁公鸡。”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