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娱乐客户端下载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御桥

御桥

时间:2017-11-01 作者:未详 点击:

  良知县在一个偏僻的小县城任知县,虽然俸禄微薄,但他不仅从不收取贿赂,还时常接济乡邻,为穷人解燃眉之急。
  
  这天吃过晚饭,良知县漫无目的地散步。月光明亮,微风宜人,不知不觉,他走到了离县城三里多远的罗河岸边。良知县正想坐下休息时,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声响,他扭头一看,见是一位老者正在夜钓。良知县兴致大发,当即走过去问:“老人家,在钓鱼哪?”
  
  老者乐呵呵地回答:“是啊,你看这鱼多肥、多大!”良知县心中不由得一动,问:“这样钓一夜能钓多少?好卖吗?”老者回道:“没个准哪,有时能卖几两银子,有时能卖十几两银子。”良知县惊讶道:“能卖这么多,是到鱼市上卖吗?”老者回道:“不用我自己去卖哩,明天一早就有鱼贩子来收鱼。”良知县惊喜地说:“老人家,我能拜您为师,请您教我钓鱼吗?”老者上下打量着良知县,说:“看你这身打扮,日子肯定过得很紧巴,好吧,我教你好了,也能让你找到一条谋生的路子。”老者边说着,边拿出一根备用鱼竿,教良知县钓鱼。
  
  第二天早上,罗河岸边来了个鱼贩子,看了看老者钓的鱼,给了他几两银子。老者一分为二,把一份给了良知县。良知县不好意思要,但老者说这是行规,两个人在一块钓鱼,不论谁钓多谁钓少,都是一分为二的。
  
  转眼过去了十几天,良知县竟然分到了几十两银子,但他没有用在自己身上,而是继续接济乡邻。
  
  这天夜里,不知是碰巧还是因为运气好,良知县和老者合力钓上来一只足有十几斤重的甲鱼,暗黄色的甲盖,褐玉色的肚皮,老者说这是“富贵龟”。老者将富贵龟放进鱼笼,对良知县说:“咱爷俩今天发大财了!”良知县问这龟能值几两银子。老者回道:“这只龟要是养在家里就叫金玉满堂,能够保平安、积财富、出贵人。具体值多少银子我也不知道,明天先跟鱼贩子要二百两银子试试。”
  
  第二天鱼贩子来了,给了良知县和老者二百两银子,然后將富贵龟带走了。良知县自然分到了一百两银子,不料只高兴了两天,钱知府就来兴师问罪了。
  
  原来是有人到钱知府那里去密告良知县收取了一百两的贿银。良知县将银子的来历一五一十地说了,钱知府不信道:“一只甲鱼能卖二百两银子?简直是胡说八道!”良知县胸有成竹地请钱知府和自己一起去河边问老者。
  
  两人来到河边,等了一个晚上却不见老者的踪影。良知县不甘心,保证一定能找到老者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没想到,钱知府却让良知县不必查了,因为那老者是辛老板的更夫,鱼贩子也是辛老板派来的。原来,辛老板曾多次送银子给良知县,都被良知县拒绝了,才想了这么个办法。辛老板的目的就是想让良知县将御桥交由他建。
  
  皇上明年要经由这里去南巡,所以要在罗河上建一座御桥。建御桥的预算是一万两白银,银子早已拨至州府,但钱知府以施工方不合适为由,将银子扣住了。直到这时,良知县才明白银子迟迟不拨下来的原因是因为他这个知县不同意将御桥交给辛老板修建。而今,钱知府出面了,定是收了辛老板不少的好处。虽然良知县已经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他确实得了一百两银子,这伙人要是合起来串供,对他是非常不利啊!如何才能洗清冤屈呢?良知县苦苦地思索着。
  
  上任之前,良知县对辛老板欺上瞒下、坑蒙拐骗的种种劣迹早就有所耳闻,所以当辛老板提出要承建御桥时,良知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没想到辛老板竟说,不让他建御桥,那就没有人能建成,明年皇上来了,看杀谁的头!当时良知县以为辛老板不过是说说气话,没想到其中另有原因。
  
  见良知县沉思不语,钱知府说:“你刚上任不久,以后还大有发展前途。平素你行事得体,深明大义,如今这一百两贿银不仅能毁了你的仕途,还能将你问罪入狱,甚至使你家破人亡。本官是爱才之人,故来提点你,你可做好选择了?”
  
  良知县知道若不答应,自己罪责难逃不说,他们的阴谋照样会实施。如果先顺着钱知府,至少能进一步掌握他们的犯罪证据,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到时再把他们一网打尽!于是良知县当即同意了将修建御桥一事交给辛老板。
  
  过了几日,钱知府拨来了七千两银子。良知县将辛老板叫来,把银子交给他,催他赶快开工建御桥,而且要保证质量。
  
  辛老板接过银子,惊讶地问:“怎么是七千两?”良知县回答就送来这么多。辛老板说:“送来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建御桥用不着这么多。”说着辛老板收起了五千两银子,给良知县留下两千两银子,然后意味深长地说:“这是游戏规则。”良知县十分迷惑,五千两就够建御桥了?辛老板笑道:“建桥有两千两就足够了——皇上的银子,不要白不要。”
  
  御桥开工了,从开工之日起,良知县便不时去打探施工情况。当良知县得知桥基清得不彻底,河里石块太小且没有黏合,随时都有被冲垮、坍塌的可能时,心中便渐渐有了一个计划。
  
  第二年皇上来南巡了。没想到皇上刚出县城想要继续南下时就有人来报,罗河上游突发洪水,御桥中间的两孔全部塌进了河里!良知县和钱知府大惊失色,钱知府赶紧跑到皇上的轿前扑通跪下:“禀告皇上,罗河突发洪水,导致水位陡涨,冲垮了御桥,请皇上绕道而行。”皇上想去看看,钱知府却苦苦哀求:“皇上,这是凶兆!不可前行啊!为了安全,万望皇上绕道而行,否则,就请皇上从臣身上踩着过去。”
  
  其他臣子不明就里,一听前面有洪水,怕皇上出事,一起跪下请求皇上绕路。良知县一看时机到了,急忙跪在皇上面前,大声说道:“皇上英明,有没有洪水,派侍卫快马前去一看便知!”皇上一听有道理,立刻命令一骑侍卫前去。眨眼工夫侍卫回来了,说河中并没有洪水,只是桥塌了。
  
  皇上不由得大怒,质问钱知府没有洪水,桥怎么会塌?为什么要撒谎?钱知府在一旁战战兢兢、汗如雨下,良知县则上前应道:“皇上,钱知府只是一时糊涂,他如此欺瞒必有隐情。”皇上一愣,问:“什么隐情?”良知县不慌不忙地说:“皇上英明,桥早不塌晚不塌,为什么却在皇上要经过时塌了?”皇上疑惑道:“是呀,为什么这么巧?”良知县回答,桥塌是有人故意破坏的!皇上即刻下旨:“立即彻查桥塌的原因。”
  
  很快就找到了毁桥者,皇上亲自审问:“是谁指使你干的?”没想到那人竟回答是良知县!皇上大惊,喝道:“良知县,你可知罪!竟敢蓄意害朕!”还没等良知县回答,那人立刻大叫:“良知县让我毁桥,完全是为了皇上的安全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毁桥者继续说道,这座御桥建造得如同豆腐渣一样,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自打建成以后,良知县怕伤及无辜,就每日派人前去守着,提醒过桥的人谨慎慢行,还在桥边备了救人的船只,夜里则把桥封住,不准任何人从上面经过。如今皇上南巡要从御桥上通过,人员多、车马重,御桥肯定承受不住,所以才……
  
  终于真相大白了!皇上彻查了御桥一事,钱知府和辛老板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